上面这些情况均来自拉登妻子之口。日前,伦敦一家叫《AI-MajaIIah》的阿拉伯语周刊要采访她,她同意了,但要求对她的住处要保密。这家周刊在发表这个报道时为她起了一个“A.S.”的代名。

她说,“在我和拉登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他晚上回家很晚,一回到家就往床上一躺。他不喜欢任何人与他说话,如果你和他说话,他就发火。我只好叫他一个人默默地呆着。他经常坐在那儿长时间思考。他每天睡得很晚,经常只睡两三个小时。尽管他就在我的身边,但我时常觉得很孤独。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,他经常闷闷不乐,看上去很疲劳的样子。由于睡眠太少,他的精力就像耗尽了一样,只能靠安眠药才能入睡。”

她说,她丈夫轮流在几个妻子那里住,每周到她这里来一次。“他的每个妻子都有自己的房子,有两个妻子住在坎大哈,第三个妻子在喀布尔,第四个妻子住在托拉博拉山区。他通常每周到我这里来一次,后来就变成每两三周来一次了。他对我说他很忙,遇到了一些麻烦,经常同奥马尔和的头头们长时间开会。他出门的时候,从不告诉任何人,这和他以前很不一样,他以前出门时总是跟我们打个招呼。有一次,他对我说,他很不开心,担心的人会搞掉他。他说,美国可能会用钱买通的某些人把他干掉。他还对我说,他与奥马尔有分歧,他们说不定不让他继续呆在阿富汗。”

拉登的妻子说,他丈夫从来没提过有任何袭击美国的计划。“他压根儿就没提起过这件事。他倒是说过美国很霸道,和以色列勾结在一起。他对我说他有一个‘大计划’,他要专心致志地去实现这个计划。他说美国羞辱我们阿拉伯人,他有一大帮憎恨美国的年轻的圣战者,这些人都愿意和美国干。我不止一次地听他说过,美国是他的头号敌人,美国正在追踪他,试图杀害他。”

“他不喜欢与我谈论象炸美国驻内罗毕使馆这样的事。一旦我问起来,他就发火,叫我以后再也别问这些事了。然而,他经常说起他办的公司,他的公司和一个帮助阿富汗穷人的很大的慈善组织一起,在阿富汗修路。他说他要帮助建设阿富汗。”

拉登的妻子说,她最后一次见到拉登“是在9月事件之前”。她说,“一天,他来到我这里,叫我给我家里亲友打个电话,告诉家里人他们将去另外一个地方,很长时间不好联系了。几天之后,我们就听到了美国发生爆炸的那个消息。随后美国就向他和宣战了。他们先在阿富汗南部的山区呆了些日子,接着去了巴基斯坦,在那以后我就再没听到他的音信。”

她说她相信拉登没有死,“我从内心深处感觉到他还活着,可能还在阿富汗。因为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有离开阿富汗的打算。他总是希望自己死也要死在阿富汗。有一次他对我说,如果他一旦离开了阿富汗,那就是他去见阿拉去了。”

说到她和拉登生的几个孩子,她说:“我将教导他们做正直的人……在关闭了学校以后,我们为孩子请了几位家庭教师,教他们英语、阿拉伯语、数学和科学知识。他们还教我们孩子用电脑。”

拉登的妻子说,她丈夫一直受着肾病和胃疼的折磨。“有一次,他对我说,他要去巴基斯坦治一治。他喜欢吃面包、蜂蜜、酸奶和大枣,他很少吃肉。”(孟兰)

阿富汗人不识2500万美元意义 美国无奈调低拉登身价(03/15 02:44)

反恐盟军测“基地”死者DNA 确保没有拉登才放心(03/15 01:19)

2500万悬赏无效 美国政府欲用羊只奖励举报拉登者(03/14 23:27)

拉登和马来西亚国旗同上封面 《时代》向马政府道歉(03/14 00:38)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